菜单导航

一部红楼,小说家看见人情,散文家看见风俗,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5日 07:32:17

一部红楼,小说家看见人情,散文家看见风俗,

2017版《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
在所有解读《红楼梦》的作家群里,刘心武或许是最为大众所熟悉的一位。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这位以长篇小说《钟鼓楼》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就将重心转向了对《红楼梦》的研究,陆续发表了数篇研究论文,出版了多部专著,如《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等,2005年他受邀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主讲《红楼梦》,推动“红学”研究进入大众文化热议的话题。
近年来,他不仅耗时七年续写了《红楼梦》,也在尝试为学生讲述《红楼梦》背后的奥秘,于近期推出了新作《阅读<红楼梦>的十二个锦囊》。这本书的源起,来自于刘心武的小孙女,因为经常缠着他,要他讲《红楼梦》,他开始思虑这本书哪些内容适合给孩子讲,又该如何以晓畅易懂的方式去讲述,最终,他提炼出了七万字内容,以“十二个锦囊”的形式来解读《红楼梦》。
“不讲爱情,不讲家族盛衰,不讲人际勾心斗角,不讲儿童不宜的内容,单把书里那些最美好的人,最美好的事,那些诗情,那些画意,那些温馨,那些欢愉,那些美景,那些趣事,一一道来。先往孩子们心灵里,撒些花瓣,布些香草,留些亮斑,飘些美韵,为他们今后在成长的过程中,一次次地阅读《红楼梦》奠定基础。”

一部红楼,小说家看见人情,散文家看见风俗,

一部红楼,小说家看见人情,散文家看见风俗,

整部《红楼梦》,最容易被孩子理解的或许就是大观园里的四季轮替,以及几位主人公在诗意生活背后的不同性情。刘心武在书中如此讲述“宝钗扑蝶”这一重要情节——
它写这个薛宝钗扑蝶,一下子没扑着,还想扑,蝴蝶就扇动翅膀往前飞。在这个情节当中,就出现了一个美丽建筑叫作滴翠亭,它有一个曲折的桥,小桥通到建筑在湖水中央的亭子。滴翠亭有什么特点呢?四面都有窗户,这个窗户是可以推开的,也可以关上。那么她追这个蝴蝶,蝴蝶就往桥那儿飞,追到桥上,蝴蝶又往亭子那儿飞,她就追到亭子那儿去,追到亭子那儿以后没追上,她就想放弃,这时候突然听到亭子里面有人说话,有两个小丫头在说话,说的是一些隐秘的事情,是一些私房话。......正在这个时候,那两个丫头果然就把亭子的窗户打开了,就看见她了,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进到亭子里面去,说你们把林姑娘藏哪里了?还故意在里面找了一圈,没有,又说可能是到那边山洞里面去了,被蛇咬一口也就罢了,说完,她就从亭子那边的桥上岸了。

一部红楼,小说家看见人情,散文家看见风俗,

这一段情节很重要,第一,它描写了一个贵族小姐扑蝶的场面,非常生动;第二,它对塑造薛宝钗这个人物、凸现她的性格,起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作用,她既聪明美丽,又很有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当然这个里面有一点不对,就是不管怎么说,你别让两个丫头认为是林黛玉先到这个窗户外头听见她们的话,是不是?所以历来有一些读者认为她这样做不合适,会造成两个丫头对林黛玉产生恶感,但是从书里的情节发展来说,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恐怕她也不是故意要去栽赃林黛玉、诬陷林黛玉的,作者写了人在紧迫情况下的一种应急手段。
除了“宝钗扑蝶”,少儿读者还会发现书中哪些关键的人物瞬间?今天夜读,选取书中对林黛玉、史湘云、贾迎春三位女性类似瞬间的解读分享给大家。
最后也欢迎读者分享留言自己和孩子共读《红楼梦》时的困惑和经验,我们将选取两位读者赠送本书。
锦囊五
扑蝶·葬花·醉卧·穿花
——记住书里最美好的人和事
下面紧跟着,我要告诉你的是一个千古以来—当然说千古有点夸张,因为《红楼梦》到现在也就两百多年—就是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铭心刻骨的记忆,《红楼梦》里面一个最重要的场面:黛玉葬花。
黛玉葬花怎么回事?上一讲提到,春天百花谢落,花瓣都落了满地,甚至落到水里面去了,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黛玉葬花是一个连贯性的行为艺术。行为艺术,这种艺术方式,在西方,在我们国家以外,是二十世纪后半叶才出现的,不是说简单地画一幅画,或做一个雕塑,而是用行为来表达一种艺术创造。举一个例子,有一些西方人爬到一座山上去,这座山比如说海拔五百米,他们有十二个人,就一个人趴着,另一个人再在他身上趴着,一个一个地叠上去,最后一个人趴完了,使这个山的海拔,人为增高了一米,由别人把这个场面拍下来,叫作《让山长高一米》,拍完之后大家散去。行为艺术是一种时间艺术,过了以后就没有了。那么西方人就很得意,说你看我们西方艺术多发达,我们有行为艺术,其实中国两百年前的《红楼梦》里面就有行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