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下编 柳宗元的文学成就(第十一章)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7日 14:54:04

第十一章 "绘时鞭浊"的寓言创作

 

  寓言是一种特殊的表情达意的语言方式。柳子永州贬谪期间,致力于开发和运用这样一种文学体裁,托物言意,绘时鞭浊,书写胸中块垒,成为柳子思想文学发展的一个重要亮点。

 

第一节   柳宗元寓言对先秦寓言的继承和开拓

 

  在我国,"寓言"一词最早见于《庄子》一书。《庄子·寓言》篇中有"寓言十九"等语。释文曰:"寓,寄也。以人不信已,故托之他人,十言而九见信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庄子所说寓言,即假借他人之言,论说自己之意,这不仅对寓言的含义作了解释,而且也说明了人们使用寓言的原因。如果不能真诚袒露而直述真言,可以通过假借他人之口,来隐喻本意。

  当今人们对寓言的解释,或说:"所谓寓言,就是作者的话寄托在臆造的故事中,在假托的故事中寓藏着作者对人生的认识和感受"(杨公骥《中国文学·战国时代的寓言文学》)。或说:"寓言是借助于带有劝谕或讽刺性质的简短故事来阐明一定道理的文学体裁"(《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等等。从以上表述中可知,当今之寓言所指是文学体裁的一种。它多是结构简短,带有劝喻或讽剌的故事。以人或物为主人公,借助故事情节以此喻彼、以远喻近、以古喻今、以小喻大,使深奥的道理体现其中,起着讽喻、劝戒、启迪的作用。

  我国古代寓言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在诗经时代,寓言作品即已出现。在此后,亦经常被文士政客用作说理、譬喻、甚至影射抒愤的工具。尤其在百家争鸣、辩士横议的春秋战国时期,为取信于人主,游说者常以讽喻深刻、形象生动的寓言故事来阐明自己对生活现象的见解或政治主张。如世代相传的《杞人忧天》、《愚公移山》、《揠苗助长》、《疱丁解牛》、《守株待兔》、《刻舟求剑》、《狐假虎威》、《南辕北辙》等优秀寓言,即分别源自《列子》、《孟子》、《庄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战国策》等诸子散文和历史散文之中。但是,先秦诸子散文和历史散文中的寓言尚未形成独立的、完整的文学体裁。寓言作为独立的文体都是形成于唐代,而柳子是开创这种新局面的代表人物。

  柳子寓言在继承先秦寓言的基础上,从艺术形式、思想内容、语言表达、形象塑造等方面,都有了发展和创新,其成就达到了前人未能达到的高度。

  第一,在艺术形式上有了开拓。

  从体裁看。先秦寓言主要是以散文形式分散在诸子散文和历史散文中。虽然某些诗赋,如《诗经》中的《鸱   》、《硕鼠》、《鹤鸣》、《楚辞》中的《橘颂》等,已经带有明显的托讽和寓言性质,但它们毕竟还不是真正的寓言作品。柳子寓言已开始真正将它作为一种文学方式来独立运用。从形式看,柳子寓言的体裁多种多样,有散文体的如《三戒》等;有诗体如《放鹧鸪词》、《  乌词》等;有骚赋体的如《牛赋》、《瓶赋》、《乞巧文》、《骂尸虫文》、《憎王孙文》等;有带小说性质的传记体的如《种树郭橐驼传》、《李奇传》、《河间传》等。从结构看。先秦寓言几乎无独立成篇的故事,大多数是诸子论文、历史散文和一些外交使者游说言论中的片断。它们没有完整的篇章结构,而柳子的绝大部分寓言,不论题材怎样,体裁如何,都是独立成篇的。也就是说,一个寓言就是一篇独立的文章,就单独地表现一种思想感情。这应当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值得庆贺与纪念的一种创新。

  柳子寓言以散文居多,并且广泛运用了散文的不同写作手法。其中有"对",如《设渔者对智伯》;有"说",如《罴说》;有"志",如《永州铁炉步志》;有"传",如《   传》;有"问答",如《起废答》……可谓形式繁多。这与当时我国文体分类已经相当细密有关。除散文外,柳宗元还有一些用韵文写成的寓言,象《辨伏神文》、《哀溺文》、《憎王孙文》、《愈膏盲疾赋》等等。这些作品除具有寓言文学的基本要素外,还继承了楚辞和汉赋的某些特点,叙写中常带有一定程度的铺陈,文辞清丽,音韵优美,既有条不紊地叙写了有关故事,又适当抒发了作者的思想感情,读后使人耳目一新。《罴说》是一篇很有特色的短篇寓言:

 

鹿畏  畏虎,虎畏罴。罴之状,被发人立,绝有力而甚害人焉。

楚之南有猎者,能吹竹为百兽之音。昔云持弓矢罂火而即之山,为鹿鸣以感其类,伺其至,发火而射之。  闻其鹿也,趋而至。其人恐,因为虎而骇之。  走而虎至,愈恐,则又为罴。虎亦亡去。罴闻而求其类,至则人也,搏挽裂而食之。

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之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