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父亲臧克家和毛主席的诗缘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30日 20:34:30

  臧乐安 

  

  

 

  1992年8月16日全家欢聚为臧克家、郑曼夫妇庆祝金婚 

  

  

 

  发表毛泽东诗词十八首的《诗刊》创刊号 

  

  

 

  毛泽东致《诗刊》编辑部的信(1957年1月12日) 

  

  

 

  毛泽东致《诗刊》编辑部的信(1957年1月12日) 

  

  

 

  毛泽东致《诗刊》编辑部的信(1957年1月12日) 

  

  光阴荏苒,转眼间,亲爱的父亲臧克家离开我们快十年了,可我感到父亲始终在我眼前,在我心中。随着2014年2月5日父亲十周年忌日的临近,我胸中又涌起了回忆的波澜。

  

  1956年1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当年6月,父亲臧克家从工作达7年之久的人民出版社调到中国作家协会任书记处书记,接着负责筹办《诗刊》并担任主编,由此和毛主席结下了诗缘。

  

  上 书

  

  1956年11月,《诗刊》筹办工作进入关键阶段,第一炮怎样打响?父亲拜访过郭沫若、冯雪峰,徐迟去找了艾青、冯至,听取意见并请他们大力支持。徐迟与吕剑等同志搜集到社会上流传的毛主席诗八首,大家如获至宝,编委会决定上书,请毛主席亲自审定并允许在《诗刊》创刊号上发表。

  

  这封上书是由谁执笔誊清的,若干年后有过不同的说法,直到1997年5月底,父亲(那时正因病住在协和医院)派我和我爱人汪本静二人从中央档案馆取回上书毛主席信的复印件,“争议”自然就解决了。信是父亲用毛笔抄写的,写信的时间是1956年11月21日。信的全文如下:

  

  亲爱的毛主席:

  

  中国作家协会决定明年元月创办《诗刊》,想来您喜欢听到这个消息,因为您一向关心诗歌,因为您是我们最爱戴的领袖,同时也是我们最爱戴的诗人。全世界所爱戴的诗人。

  

  我们请求您,帮我们办好这个诗人们自己的刊物,给我们一些指示,给我们一些支持。

  

  在诗歌的园地里,已经显露了百花齐放、百鸟啭鸣的春天来临的迹象,西南的诗人们,明年元旦创刊《星星》诗杂志;《人民文学》、《长江文艺》都准备来年初出诗专号;诗歌在全国报刊上都刊登得很多。这是一个欢腾的时代,歌唱的时代。热情澎湃的诗歌的时代是到来了,《诗刊》因而诞生。

  

  我们希望在创刊号上,发表您的八首诗词。那八首,大都已译成各种外国文字,印在他们的《中国诗选》的卷首。那八首,在国内,更是广泛流传。但是,因为它们没有公开发表过,群众相互抄诵,以致文句上颇有出入。有的同志建议我们:要让这些诗流传,莫如请求作者允许,发表一个定稿。

  

  我们附上那八首诗词的抄稿一份,请加订正,再寄还我们。如果您能手写一首,给我们制版发表,那就更好了。

  

  其次,我们希望您能将外边还没有流传的旧作或新诗寄给我们。那对我国的诗坛,将是一件盛事,对我们诗人将是极大的鼓舞。

  

  《诗刊》是二十五开本,每期一百页,不切边;诗是单行排的,每页二十六行。在编排形式上,我们相信是不会俗气的;在校订装帧等方面,我们会恰当的求其讲究。

  

  我们深深感到《诗刊》的任务,美丽而又重大;迫切的希望您多给帮助;静下来要听您的声音和您的吟咏。

  

  《诗刊》编辑部

  

  主编  臧克家

  

  副主编 严辰 徐迟

  

  编委 田间 沙鸥 袁水拍 吕剑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1997年6月1日父亲在给时任《诗刊》主编的丁国成的信中说:“《诗刊》上书毛主席的信,原稿(应为复印件——本文作者注)大力弄到,从中看到亲切、希望、天真之情。将给吕剑同志一份,当年签名的,他与严辰健在,其他均已逝世,能发表一下,有历史意义。”

  

  《诗刊》1997年第12期发表了这封上书毛主席信件的复印件。

  

  喜从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