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文艺警察朱东锷:武汉中考题出自他手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30日 14:29:21

文艺警察朱东锷:武汉中考题出自他手

朱东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一个个或月光流泻、或雨打芭蕉的夜晚,我倚在床上,追随着林清玄先生的脚步,锦绣山河、风土人情、异国风光、人情冷暖、小人物的生存和命运……”散文《美丽的邂逅》入选成为了今年武汉中考语文试卷一道18分的阅读题,这篇文字优美的散文并非出自专业作家,而是出自广州白云山派出所所长朱东锷之手。

朱东锷今年43岁,原籍清远佛冈,他自1990年加入广州警队做一名警察,业余时间爱好创作,至今出版两本散文专集《白云深处》和《白云无尽时》,其中《美丽的邂逅》就是出自《白云无尽时》,他也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日前,在白云山派出所,记者与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文艺警察朱东锷进行了一次对话。

文/记者陆建銮 通讯员张毅涛

图/记者黄澄锋

从小志愿做编辑 结果却成了警察

1990年,广州市警校毕业后,朱东锷被分配到市公安刑警支队,从此一干就是19年。由于朱东锷身体和专业素质不错,他在做刑警期间立了5次功。2008年12月,他被正式任命为白云山派出所所长。

记者:你是从小就酷爱写文章么?从小的志愿是什么?

朱东锷:我从小就爱好文学,喜欢看书,读中学的时候,很喜欢写作文,写得好的就被老师拿出来当众念,当时感觉很自豪的。后来也开始尝试往县里的报刊上投稿,文章见报后老师又会拿到课堂上来念,自己觉得很受鼓励。其实,我从小的志愿跟你们现在做的差不多,想当一名编辑、记者或者是作家这一类的,能够经常写写文章、与书为伴的。

但高考时我的分数不理想,档案到了广州市警校,后来做了一名警察。

记者:做了警察以后,你又是怎么开始写散文,还加入了作协的?

朱东锷:刚到警校后,是有些不习惯,闲来时也坚持写写文章。到了正式做警察,我上班几个月后有所感悟,就把文章写了下来,后来一篇文章《刑警的酸甜苦辣》1991年在《人民公安报》发表,他们的编辑还经常来电,鼓励我多写文章。

记者:白云山风景秀丽,是不是也给了你丰富的创作灵感?

朱东锷:我的2本散文集《白云无尽时》和《白云深处》都以此命名,可见我对白云山的深厚感情。我对白云山上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很多树都能叫上名字,我很多创作的想法,都是在处理完案件后在白云山上走回单位时形成的,回到单位后,我静下心写下来,就成了文章。

入选中考题不知情

标准答案非我本意

《美丽的邂逅》最初发表于去年6月9日的《南方法治报》,入选《2011中国散文年选》,在今年初《散文》选刊举办的全国散文征文活动中荣获二等奖。现在收录在朱东锷的散文集《白云无尽时》。

记者:警察生涯给了你创作的源泉?

朱东锷:我很多作品素材,都是来自于我警察日常工作。比如2010年,在摩星岭上有个女子樊某因感情问题爬出了护栏想自杀。我接报后到现场处置,发现樊某爬到山崖下数米,两脚悬空坐在崖边岩石上,脚下就是深渊,情况十分危急。他男朋友田某经我们通知也赶到了现场。我判断,樊某不是一心寻死,不然警察还没到,她已经跳下去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让田某跟樊某对话,两人争吵一番,再经过我们劝导后,最终同意系上救生绳被我们救上去。成功救人后,我在回派出所的路上感触良多,就写下了散文《飘摇在悬崖上的生命》。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美丽的邂逅》这篇散文入选了武汉的中考阅读题的?

朱东锷:我事先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出题方肯定是出于保密的原因,并没有通知我。我是在考试结束后,偶尔上网看到这个题目,才发现是用了我的文章。当时我还很有兴趣的试着做了下题目。

记者:结果怎样?你能做出标准答案要求那样的么?

朱东锷(微笑):跟我想象中有差距,我去答18分肯定拿不满,能拿多少也是未知数。

记者:第一道题问“作者为什么把在旧书摊上淘到的一本书称作一段‘美丽的邂逅’”,作者你是怎么想的?(标准答案上写的是“这本被一个叫‘慧’的女孩珍藏了十多年的书,是‘我’相当熟悉和喜欢的,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成了‘我’枕边的读本,给我带来了许多美好的感受”。)

朱东锷:这道题的答案跟我想法差距很大,我意思的“邂逅”,主要是指偶然的机会淘到了林清玄先生的书,而非书上的这个女孩,感觉出题者有点想多了。其实,写这个散文的时候压根没想到那么多,很多都是一时的想法、一时的感悟,很难用一个标准的答案说出来的。我也知道,这道题目在网上被考生吐槽(笑)。

美丽的邂逅

朱东锷

我喜欢读书,喜欢到旧书摊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