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肇庆文艺志愿者创作主题散文诗《荷开荷落》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06日 05:13:07

荷开时,江南的梦醒了,顺着石牌里弯曲的小径,乌蓬,星梦,红砖黛墙映入了眼帘,远处的山歌,似藤蔓缠绕这城市,名曰端州,这儿,红荷猎猎柔,菡萏池边生。万倾碧波作底色,蜿蜒山边,彩花常伴朝夕。青空渔火,安闲宁静。相遇,就成了岁月。

这是唯美的诗歌

这是段芳华的记忆

这是淡淡的向往

这是飞扬的四季

荷落了,相思瘦了天上的月儿。曾经走过的小巷,没有了花香的馥郁,冷月映入水中,多了几分萧瑟。睦岗兰龙,燃起了点点的萤火,飘散满空,如同丝丝缕缕的忧伤。月牙下,蕴含了多少的柔情。在这片南国沙洲,是谁的步子,满是蹒跚?是谁心中,充斥沧桑?又是谁的眼睛,写满惆怅?

闪烁飘忽的萤火,似有若无,在这个夜,梦又开始醉了。梦里,相思化作了掌心的朱砂痣

天亮了,梦远了,人间已经千年,是哪个手巧的工匠,用针和线,将这朱砂缝入了那块毓秀得石头呢?雕琢上色,成了柔润的端砚。在中国端砚博物馆,那千年的相思又重现了,石头里,嫣红的印记,多么像梅庵里暗香浮动的红梅啊!

是的,当翠绿的春,辗转成深黄的秋,云烟乍起,苍茫向晚。天边的园畔,你是否踌躇在细雨中?用脚步丈量人生的辽阔,用笔端书写永恒的寂寞。万般思绪,最终化作漫卷的秋风,吹过冠艳群芳的山丹花

千载悠然的白云,苍茫悠远的古道,化作岁月的记忆

这世间,是否月还是江南的月,梦依然是北国的梦?

只是,在看到那带着朱砂痣的端砚时,你是否会想起,在江南也有梦,是否会紧握那轮忧伤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