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在日本打黑工15年的上海老人:在他身上,我看到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17:08:07

在日本打黑工15年的上海老人: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逆袭的3个底层逻

  晚上好,我刚刚在一个大学结束分享,就回来给你们写这篇文章。

  因为这个人,很值得讲一讲。

  最近看了部让我深受震撼的纪录片《含泪活着》。

  这部纪录片有很多传奇色彩,诸如:

  历时十年才拍摄完成;

  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先生看了都深受感动;

  在日本上映后把日本民众感动的痛哭流涕,电影院也是场场爆满;

  这一切的传奇色彩,都是因为纪录片的主角:老丁一家。

  01

贫困的过往。老丁出身在充满动荡和波折的年代。童年时期,他赶上了“3年自然灾害”,每天吃不饱,穿不暖。青年时期,他被派往上山下乡,在一个小村庄里,做了好几年的“知青”。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成家后的老丁做着一份炊事员的工作,每天通勤6个小时,工资还不到100元。他也想通过学习、考证来改变现状,但却遭到了单位的拒绝和刁难。对了,那时候老丁出身成分不好,在那个年代,这足以成为一个人进步的障碍。就像老丁自己说的那样:

  “这些生活中始终无法突破的障碍,让我无比失落,每一步我都尝试过,但每一步都掉下来。”

在老丁最落魄的时候,恰好有在日本留学的朋友写信给他说:

  “日本遍地能捡到彩电、冰箱”。

老丁想了很久,觉得既然在国内没有前途,处处受人排挤,为什么不出去试试呢?于是老丁申请到了北海道飞鸟学院留学,为了缴纳学费还找亲戚朋友借了3万元人民币。要知道,那个时候,3万元可是老丁和他妻子加起来15年的工资收入。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

坐在前往日本的飞机上,老丁满是期待。他幻想着日本的繁华,幻想着自己未来衣锦还乡模样。但是谁知道,命运给他的残酷考验,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

  02

曲折的经历。
到了位于阿寒町的飞鸟学院后,老丁傻了眼。原来阿寒町十分贫困,当地人觉得吸引外来人口会对经济有所帮助,所以才建立了飞鸟学院,这也是老丁为什么这么容易申请到了留学证明的原因。不仅如此,飞鸟学院还坚决不允许学生赴日3个月内打工。要知道,老丁可还背着比肩自己15年工资总和的负债,他等不及,也没有资格等。于是在某天晚上,老丁和其他几名留学生,趁着夜色出逃。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原本的老丁,还是个有合法留学证明的留学生,但是逃到东京的他什么也没有,只是个非法留居的“黑户”。出逃后的老丁进退两难,身上的巨额债务压的他喘不过气,于是老丁做了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留在日本,用在日本打工的钱还债、供女儿留学。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

  一开始不会日文,打工自然会遇到障碍。

  有一次在后厨工作,厨师长让老丁去拿个东西,但是叫了很久,老丁也没有反应。

  结果厨师长,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扇了老丁一巴掌。

  后来老丁回忆说:

  “那是也觉得委屈,但你无处可去,只能继续工作。”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老丁打了好几份工,白天在工厂做工、晚上在饭店洗碗,周末在大楼扫地,每天结束工作后连末班地铁都已经停了。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含泪活着》

当时老丁每天可以赚7、800元人民币,同样的收入,在国内要做7个月。

  虽然挣得多,老丁却从来没有乱花过,而且为了能给家人多寄一些,他的生活反而更拮据。

  为了省钱,老丁租的房子连洗浴间都没有,每天用一个大塑料袋洗澡,洗完了就把水倒掉。

  无论是出租房里的电视、空调还是身上穿的西装、皮鞋,基本都是捡的。

  每天吃的不是打工饭店带回家的剩饭,就是市场买的打折廉价菜。

  在日本的生活也并不安心,经常会有中国人专门抢老丁的钱,就是因为知道老丁是黑户,不敢报警。

  后来,老丁身上只敢带少量现金,还在门边放了一把铁刺刀,每天回家都会检查壁橱里没有没藏着人。

  但即使每天过着如此匆忙和担惊受怕的日子,老丁也从未忘记过规划自己和家人未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