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千百年前出自南京的戎装 充满“黑科技”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21:43:46

南京学者新作以服饰解读历史

千百年前出自南京的戎装

充满“黑科技”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婕妤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当诗词在口中娓娓道来之际,却很少有人知道一段关于戎装的南京历史,融入了这经典佳句之中。近日,南京服饰史学者、江苏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客座教授黄强以一本《黄沙百战穿金甲》拉开了他的服饰史三部曲序幕,也将读者带入了那烽火连天的古代战场。原来“军便服”始于六朝建康,千百年前出自南京的戎装蕴含着这么多高科技。

  始于宁 六朝改良发明“军便服”

  随着服饰的诞生,伴随着战争也有了用于保护战士身体的铠甲。多年前,黄海进行的北洋水师致远舰水下考古,引发广泛关注。当时黄强通过史料文献,解密了海战中将士们的真实穿着,给这段考古奉上了一个另辟蹊径的成果。“后来在研究服饰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军戎服饰。”提起缘起,黄强告诉记者。

  与以往军戎服饰著作不同的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单纯写戎服,而是把戎服置于战争史中,将千年中国的历史融入其中,更有诸多章节涉及南京历史。“南京秦淮风光带的乌衣巷,就与戎装有关。”黄强解释,“乌衣巷是东吴的禁卫军驻地,因为军士戎服为乌衣,由此得名乌衣营,后改名乌衣巷。”

  黄强告诉记者,戎装的颜色在南朝时期就有体现,“南朝戎装颜色以红、白为主,一般是朱衣白裤,有时是白衣白裤,只在衣服的镶边上、铠甲外缘的包边上采用其他颜色。冠、靴基本用黑色,铠甲用金、银色为多,明光甲的一些边缘处,常涂以金色,极少的部位配以湖蓝、绿等其他色彩。也有崇尚黑色的。”

  而六朝时期在南京,对戎装最大的改变则是“军便服”的改良出现。“六朝时期的军戎之服中出现了轻便装,便于执行侦察、夜袭等战斗任务。裤褶服便是在这一时期发展起来的军便服。”黄强说,“曾经的铠甲重达四五十斤,北方的‘裤褶服’当时传到南京之后,经过改良,从而开始有了利于短兵相接,近身格斗的军便服。”

  黄强告诉记者,当时北方各民族从事畜牧业,习于骑马、涉水草,所以他们的衣着大多以衣裤为主,即上身着褶(短身上衣),下身着裤,称之为“裤褶服”。“裤褶后来以其轻便简捷的特点成为军中将士的主要服装。‘临戎之服’,袍服一脱,即可作战,脱卸极为便利,是以南北流行,唐、宋未尽废。裤褶服以棉服制作,质地柔软,贴身、轻便,秘密行动时,服装与人体摩擦声音小,不易被发现,利于隐藏。”

  高科技 纸和布也能做军装

  如果六朝的戎装开始了军便装,那明代朱元璋则在南京将戎装朝高科技发展。

  “明代军戎服饰的形成是在与元军的战斗中逐步完善的。原先朱元璋部队的军服并没有统一,五颜六色,只是用红布做记号。交战中,尤其是近战,与对方厮杀在一起,很容易混淆,误伤。朱元璋意识到统一军服的重要性,开始规范部队的军服。将士战袄、战裙、战旗一律用红色,头戴阔檐红皮壮帽,插猛烈二字小旗。攻城时系拖地棉裙,箭矢不易射入。”黄强告诉记者,明代的铠甲其坚固性在中国甲胄史上处于巅峰,甲片也有了很大的改进。

  “原先平面薄片的甲片,变成了立体尖锥形,这样不仅增强了硬度,更拓展了空间,对重兵器锤击也有抵御能力。锁子甲中环环相扣的编织方法,被钢丝网状编织的方法所代替,更加牢固,也相对柔软。”黄强认为,明代是重型甲和轻型甲地位交替的时期,轻型甲的制作材料则有些超乎想象,“轻型甲出现过纸甲和布甲。”

  顾名思义,就是纸与布做的铠甲。“纸甲、布甲并非弱不禁风。”黄强解释,“明代的布面甲从元代继承而来,制作方法分为两种,一种以布为面里,中间缀以铁甲,表面钉甲钉;另一种称绵甲。棉甲内衬棉花,外层是布面,厚达10层,绵甲虽然以棉布为之,但是经过特殊工艺处理,相当于复合材料,对于抵御冷兵器的射杀,初级火器的射击,都有较高的防护能力。此外,明代还有一种更为轻便的铠甲是罩甲。罩甲出现于明代正德年间,也分为两种:一种用甲片编成,形如对襟短褂,有腿裙而无披膊;另一种纯用布为里面,中间不敷甲片。”

  有点潮

  V字领让战场也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