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圣殿骑士团背后的神秘主义与历史阴谋论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5日 06:14:31

流畅的文字配上丰富的插图让詹姆斯-沃瑟曼的《圣殿骑士团:兴起、巅峰与落幕》拿在手中更像是一本精巧画册,全书从十字军收复耶路撒冷到菲利普四世把最后的骑士团大首领绑上火刑柱;圣殿骑士团为耶路撒冷国王建立了怎样的功勋,又怎样经营遍布欧洲的地产,他们所发明的汇票成了中国读者所熟悉的“中世纪山西票号”,最终富可敌国却招来了国王的突袭和教皇的抛弃,全景式的圣殿骑士团历史可以陪伴读者渡过一段颇为愉悦的阅读时光。如果这些故事已经多多少少被读者耳熟能详的话,不如抛开所有习以为常的对圣殿骑士团的记忆,单纯地再度审视圣殿骑士的历史,就会发现它其实是人们自以为熟悉的各种历史事物当中形象最扭曲、最光怪陆离的一个,既往的几个世纪的历史把一系列彼此矛盾的印记叠加在了这群白衣修士身上。

在不同的历史书、甚至同一本书的不同章节里,圣殿骑士有时是凭借血气、勇冲锋陷阵的疯狂战士,有时又是算盘珠打的啪啪响的狡诈商人。绝大多数时候他们是基督教的狂热信徒,但笔锋一转他们又是宗教法庭眼中的“敌基督者”。有人说他们能以一敌多同时还胜多败少,是因为他们信仰虔诚;但面对宗教法庭,这些骑士却被迫承认“公开否认基督”是成为圣殿骑士的前提条件。几个世纪过去了,虽然人们用各种方式强调对他们的审判不公。强调他们是屈打成招、无辜被害、但教廷却从没公开为这些被害的修道士平反,圣殿骑士被指控的罪行至少在纸面上从没有被推翻。过去人们没有把握认定他们真的抛弃了基督教的信仰,今天也没人能坚定宣布他们一定没有“向十字架吐过口水”。

即便圣殿骑士已经被连根拔起,他们当中坚定宣称自己无罪的人都被绑上了火刑柱,圣殿骑士的故事却远没有就此完结。此后的几个世纪里,这些白袍修士的身影几乎无所不在。从宗教改革、农业歉收到法国大革命、从黑死病到共济会、从犹太人的阴谋到排犹的政治狂欢,每个地方都有人郑重其事的谈到“圣殿骑士团”。再也找不到一个符号、一个形象,像嵌着红色十字的白色长袍这样同时隐含着如此之多、而且如此自相矛盾的涵义了。如果有一伙人始终躲在暗处想要通过窃窃私语的阴谋,和金钱与权力的勾结毁灭世界,他们就是圣殿骑士团。可如果一群人明火执仗、推翻了国王,把贵族关进修道院改建成的监狱,他们还是圣殿骑士团。犹太银行家在秘密会议室里策划可怕的阴谋,他们背后一定是圣殿骑士团。一群贵族为了反对这个阴谋联合起来,他们的小团体名字则是“新圣殿骑士团”。

为什么圣殿骑士会有这么多传说?会包含如此之多的秘密?在中世纪林林总总的军事修道士会里,它不是历史最悠久的、也不是存在的时间最长的,但它却无疑是最神秘的、也是最有人气的。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丹·布朗关于这些神秘的修士的小说所拍成的电影《达·芬奇密码》还是能够引起普遍轰动,引起广泛讨论的热潮。育碧公司的历史阴谋论游戏《刺客信条》中,如果需要一个从远古到未来一直跟主角斗争的反派,选择的还是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究竟为什么如此神秘?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隐藏在“圣杯传说”的历史中。圣殿骑士团和传说中的“圣杯”到底有什么关系?圣杯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丹·布朗和《圣杯与圣血》所说的那样是“神的血脉”?圣殿骑士团到底是不是“圣杯”的守护者?如果从这个角度再去审视圣殿骑士团的历史,就会发现一个全然不同的圣殿骑士团。

如果把历史倒退回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后的耶路撒冷。就会发现随着十字军东征建立的这个“王国”,其实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下。对十字军来说攻陷耶路撒冷是他们平生愿望的实现,意味着他们一生中的大小罪孽被一笔勾销。要说服这些余生只等着“上天堂”的人继续为了保卫耶路撒冷城而战斗,把这座城市从包围着它的阿拉伯世界的海洋里拯救出来是不可能的,这些拿到天国入场券的十字军战士只想回家。

另一些人对天堂并不感兴趣,参与十字军东征是为了在东方夺取自己的领地。从十字军踏上东方土地的那一天起,这样的野心家就建立了从的黎波里伯国、到安条克公国在内的一系列“十字军国家”。跟耶路撒冷相比,其他十字军国家的战略态势要好的多,土地大多邻海可以从事对欧洲贸易,还可以从海上得到欧洲的支援。只有耶路撒冷深陷阿拉伯人的包围,十字军秉承着朝圣的热情夺去了这座城市,然后又抛下这座孤城回到了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