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历史文化名城到世界遗产城市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5日 06:29:38

  编者按

  “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系列遗产描绘了一个1000年前的人类生活空间,但是能“看”到那个泉州并非易事——既需要专业的导引,更需要个人“安安静静”地感悟。8月1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11版刊发了《七月的泉州(上)——从历史文化名城到世界遗产城市》,报道了人民日报记者作为一个体验者在泉州这座世界遗产城市的体验和感悟。

  《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6日报道版面

  泉州历史文化名城范围,已与文化遗产区高度叠加、融合。

  进入7月,福建迎接世界遗产大会开幕的气氛已很浓烈。憋了两年的翘望,开始在福州的街头巷尾展现、绽放。但在相邻两小时车程的闽南泉州,激情被暂时压抑下来,祈盼化作了刻意的安静。我们在大会会场进行新闻采访,也把精力放在关注世界各地发生的情节,只在私下里为中国的这一申遗项目默默做些准备。

  消息是在25日傍晚传出的:“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系列遗产获得评审通过,如愿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近年来,还没有哪个申遗项目能得到如此强烈的社会关注又引人向往。我在26日就到了泉州。那里依然热浪滚滚,但这丝毫没有阻住当地人和游客的激动与热情。大开元寺是被列入的22个遗产点之一,位于西街的大门上用了最大的横幅庆祝申遗成功。我去拜访时,又恰逢观音菩萨成道日,这在许多泉州人心头也是件大事。当地人非常愿意和我一起分享这种加倍的喜庆,在傍晚一边喝茶说史迹,一边让我品尝了用冰糖和糯米制作、重达48斤的“祈福米龟”。傍晚的泉州最是令人印象深刻,夕阳、高温将遍布古城的红砖建筑色彩渲染得更为浓重。当地黏土富含三氧化二铁。唐宋开始以之烧制成砖,色彩贴合闽南人热情豁达、喜好吉庆、敢拼敢赢的秉性。如果说要选用一个颜色来代表这座汇聚了闽南文化的城市,那我首推红砖之色——只有去体验了更多的文化遗产区,领会了东海的蓝、唐宋延续下来的花岗岩石建筑的淡灰或加上瓷器的岁月釉彩,此时才会觉得泉州还可有更宽广的选择。

  这座城市在1982年被列为中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我每次去泉州,都以中山路为轴浸入城区深处。以前只需记录名城变化;现在则须心中明白:名城核心区也几乎全部重叠成为遗产区的一部分。我特意起个大早去看著名的“中菜市场”。申遗成功后,许多泉州旧时珍贵影像又在网络上开始热传。将20世纪80年代拍摄的泮宫菜市场画面与今日比对,除了摊贩不再挑卖刚孵出来的小鸡小鸭,特有的喧嚣还在,鱼摊仍然拥有最大的阵容;各种勾人食欲的鱼羹、鱼丸,也还保留了原有的模样。但如果仔细观察,显而易见的变化是周边新出现了众多考古工地和随处可见三角形的遗产区界桩。

  虽然游人熙攘如织,但早市时光仍是属于泉州人的!水沟巷和竹街一头连着中菜市场,另一端连着三义庙和南薰门遗址。我特别喜欢在这个位置来看清晨过往:南薰门遗址碑周边的庙宇早早就摆出茶桶供路人解暑;老人买菜路过,很自然地在香火萦绕的香炉前略微停步,合十祈愿。这片市井中又密布了许多遗产点。与三义庙一墙之隔,就是一个游人尚未光顾的重要遗产:市舶司遗址。市舶司设置于1087年,当年就位于晋江江畔,是宋元国家政权管理海洋贸易事务的行政机构。这里的考古发掘已经持续了3年。我去现场看的时候,宋元时期的地面遗迹已经出土并被确认。考古工作者说,这应属于官方所有的较大型建筑的地面……

  就这样,在历经多年未曾放弃的努力后,在2021年那个炙热的七月,泉州从一座历史悠久的历史文化名城,恬静、自如地变为一座全新的世界遗产城市。

位于泉州鲤城区的“中菜市场”并未只留下“买”“卖”的功能,而是通过人们的交流,延续了历史名城和文化遗产共同珍视的生活空间和精神空间。(齐欣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