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有效阅读,让阅读的果实更饱满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7月02日 17:17:26

关于阅读素养有很多概念。国际阅读素养进展研究把阅读素养定义为:“阅读者理解和运用社会需要的或个人认为有价值的书面语言形式的能力。年轻的阅读者能够从各种形式的文章中构建意义。他们能够通过阅读进行学习,参与到学校和日常生活的各项活动中。”大家普遍认为,阅读素养是学生从小学开始就应该掌握的最重要的一种能力(当然也包括在阅读活动中的一些兴趣习惯,还有形成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等),也是一个国家和社会的经济发展的一种根本。用教育学者朱永新教授的话来讲:“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阅读素养对个人、对民族、对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这里需要厘清的是,阅读素养不仅仅是文字阅读的能力,更不能简化为应付语文考试,通过阅读答题取得成绩得到高分这样的一种能力。

那么,什么是有效阅读呢?首先,有效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效率,一方面是效果。在我看来,有效阅读就是有效率地提高了阅读素养的阅读。提高了阅读素养,是有效果的,不仅仅是做出几道题,同时是有效率的,这样就把效率和效果都结合在一起了。

开展有效阅读的三个关键词

美国学者加里·鲍里奇在他关于有效教学的论述中,提供了一些关于有效阅读可以借鉴的思考。比如,他说有效教学,要构建温暖的学习气氛,换成我们的话语来讲,就是要创设有效的教育情境。在我看来,任何教学尤其是课堂,有效的教学情境应当有三个关键词,即安全性、支持性和挑战性。

第一个词叫安全性。首先要确保学生心灵的安全性,有一个安全的、温馨的、温暖的氛围,读书才会有效。第二个词叫支持性。比如说学生要到网络上筛选信息,来形成自己的概念判断。如果不给他提供网络,那他怎么筛选信息呢?第三个词叫挑战性。我们可以阶梯式地引导学生阅读,就像让学生摘长在树上的苹果,跳起来能够摘得到,这是最好的阅读设置。当然,就“有效阅读”来说,还有一个词需要重视,那就是“获得感”。比如我们嗑瓜子,往往开始的时候想吃几颗就行了,但大部分人吃着吃着就吃完一大包,一包不够还要来第二包,这是因为每一颗瓜子都让他有获得感,得到成功的体验,有效阅读也是这样。

我在我任职过的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即新安中学(集团)第一实验学校,做了三件事情。第一是把学校所有能安装书架的走廊、楼梯过道、教室一角等都安上书架,把阴暗逼仄的学校图书馆里的10万册藏书清理一遍,淘汰一万多册,剩下的书全部“请”出图书馆,让这些书遍布校园的各个角落。师生随手可取,随时取阅,无需任何手续。第二是把原有图书馆改造成一个集休闲、阅读、沙龙、讲座、报告等于一体的空间,像个概念图书馆,也像网红书店,把它交给区图书馆来办分馆,这就使学校的潜在藏书量一下子有了数百万册,区图书馆每月上新数千册,缺什么来什么。第三是学校向师生和家长以及周边居民承诺,我们的图书馆和校园365天向他们开放。我们把学校办成图书馆,让孩子变回读书郎,而不仅仅是做题郎。

有效阅读需要“积淀”和“对话”

首先说“积淀”。怎么样才能有效提升阅读者的阅读素养?首先就是海量的阅读。有专家说,要让孩子连滚带爬地,哪怕是囫囵吞枣地读起来。只要像饥饿的人扑倒在面包上,喜欢读就成功了一半。有效阅读需要积淀,比如《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根据《辞海》注释,“床”有很多种意思,其中有供人睡卧的用具、安置器物的架子等,还有一个意思是井上围栏,全称叫“井床”,也称“床”。知道了这几个义项,那么,你会觉得这首诗是诗人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想出的诗句,还是睡不着觉在院子里独步,在那个井栏前面看到一地的月光而吟出的诗句?肯定是后者。李白当年旅居他乡,在扬州的客栈看到月光洒在地上,低头再看看井水,思乡之情就油然而生了。古人有句话,叫“凡有井水处皆故乡”。所以,阅读的过程中,只有通过广博的积累,掌握了背景,阅读才能更有效,才能更好地形成阅读者的价值观,融入阅读者的血液当中,一辈子都能记住,甚至运用。

其次说“对话”。阅读其实是一场对话。日本学者佐藤学提出,学习本身就是对话,三重对话:一个是和文本进行对话,来建构客观世界;然后是和师生进行对话,建构伙伴关系;最终是和自己对话,探索自身模式。那么,有效阅读也是要让我们的学生,首先通过和文本的对话来构建客观世界,同时和阅读伙伴(在家里是亲子阅读,在学校可能是师生共读)来建构伙伴关系。但最终还是要和自己对话,让自己成为一个天天向前走的孩子,不断地丰富完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