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孟京辉朵云书院戏剧店谈《狐狸天使》:受彼得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17:10:57

“孟导好,好久不见”。1月11日下午,戏剧导演孟京辉出现在了上海长乐路上新开张的朵云书院·戏剧店,现场人气十足满满当当,而每位提问观众的开场白都是这句问候。在现场,孟京辉和久违的上海观众分享了他的新剧《狐狸天使》,也谈到了他在疫情期间和团队经历的种种。在分享会最后,孟京辉还邀请现场观众一起在画布上作画,兴之所至,描绘下各自心目中的“狐狸天使”。

孟京辉在活动现场

孟京辉在活动现场

1月28日-2月7日,由孟京辉执导,黄湘丽主演的全新独角戏《狐狸天使》将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上演。这是黄湘丽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好,忧愁》、《九又二分之一爱情》之后的第四部独角戏作品,也是孟京辉的新戏疫情后第一次来到上海演出。

在分享会最后,孟京辉还邀请现场观众一起在画布上作画。

在分享会最后,孟京辉还邀请现场观众一起在画布上作画。

黄湘丽第四部独角戏,彼得·汉德克的诗是创作灵感
“当孩童仍是孩童, 爱在走路时摆动双臂, 幻想着小溪就是河流, 河流就是大川, 而水坑就是大海。 当孩童仍是孩童, 不知自己还只是孩童。 以为万物皆有灵魂,所有灵魂都是同一的,没有高低上下之分的……”
在这场分享会的开头,孟京辉用一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剧作家彼得·汉德克的诗《童年之歌》的朗读作为了开场白。而这首诗,也是新作《狐狸天使》创作的启发起点。
“这个戏其实是黄湘丽的第4次个人转型。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狐狸天使》,其实我们创作的时候也想不明白,我一直说,创作是没有目的的,你要是一开始就知道创作会是什么样,就最好。我们只是觉得有几个故事特别吸引我们,我们在那,就不一样了。”谈及创作初衷,孟京辉依然是天马行空的风格。
黄湘丽作为孟京辉的御用女演员,也是一位涉足多种艺术门类的探索者。有13年舞台经验、8年独角戏演出创作史,此前,她已经连演三部孟京辉导演的独角戏。

《狐狸天使》剧照

2013年,改编自茨威格的同名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说的是一个女人的一生。
2015年末,改编自萨冈的同名小说——《你好,忧愁》,说的是一个女孩一个少女的成长。黄湘丽挑战了一个人演绎五个角色,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生活方式,和属于自己的命运。同时,她独自创作了几十首音乐作品,自弹自唱,让自己和作品完全渗透。
时隔2年,第三部独角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关于一个女人踏入生活的层面以后,三个不同的人生的可能性。黄湘丽一个人在舞台上驾驭10个角色,跨越3个平行时空。
而到了《狐狸天使》,剧情由若干个完全不同却又丝丝相扣的故事组成。天使卸下了翅膀,狐狸摘下了尾巴,世界似乎发生了精妙的错位……

《狐狸天使》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狐狸天使》的音乐创作,特邀了STOLEN秘密行动乐队加盟,乐队善于将摇滚乐的冷硬质感与电子乐的性感律动相融合,他们犀利冷感的音乐美学将为《狐狸天使》带来一种独特的声音,而黄湘丽的演唱也将为乐队的音乐带来新的可能。
同时,演员黄湘丽还将以影像的形式参与剧情,传达个体与世界的当代关系。

《狐狸天使》剧照

孟京辉:经历疫情,也许我的创作会发生变化
和所有艺术工作者一样,孟京辉经历了一个极不寻常的2020年,演出、出国、看戏、巡演,这些往年司空见惯的事情,在2020的上半年一度停滞。到了6月,孟京辉工作室的创作人员却开始萌发起各种创作念头。而此前,大家都已经在家无所事事地待了有三个月。
其间,黑猫剧团的刘畅和孟京辉说,大家可以搞一个短剧,每部剧十几分钟。于是,孟京辉和团队,还有搞电影的一起,去了北京边上的阿那亚拍摄。但做完后,大家发现了影像和剧场的不同。孟京辉说,也就在那期间,觉得很多短小的片段在一起,或许会有多维度的化学反应,如果加上诗歌,会更加不同。于是, 在一整年的想法累积下,去年12月,《狐狸天使》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正式投入了排练。
去年11月,孟京辉的几部代表作《琥珀》、《两只狗》、《恋爱的犀牛》再度回到上海演出,每场演出票都售罄,市场终于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经历了这一年,被问及疫情会不会对孟京辉的创作有影响,孟京辉说:“我可能有些变化,每个人在经历这种全球性的各种事件和混乱之后,可能都有变化。但是可能现在显不出来。可能两三年以后,当我回顾这一段的时候,可能我的手法就会不同。就像一个画家,每个时期在不断地变化。”
“但是我现在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在排戏的时候不发脾气。真的。他们都说我变得好像没什么脾气,以前好像排练到最后,大家都觉得导演脾气不好,但是我现在好像不这样,我变得好像没那么凌厉了。我觉得可能要把这些能量放到戏里,可能更好玩一点,这也是据他们说,我最大的变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