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纪念|中国戏剧人忆彼得·布鲁克:他为中国戏剧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2年11月23日 18:40:18

彼得·布鲁克是世界著名戏剧及电影导演,出生于英国伦敦的他,也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现代舞台剧的代表者,他对二十世纪的戏剧发展影响深远,被公认为是当今西方戏剧界最重要的导演之一。他的戏剧理论著作《空的空间》更是戏剧学院学生的必读书。他曾是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院的驻场导演,后赴法国巴黎创立国际戏剧研究中心进行戏剧实验。  

2022年7月3日,彼得·布鲁克去世,享年97岁。 虽然有好几次机缘,但他一生一直未能到访中国,不过,他晚年的几部作品,《情人的衣服》《惊奇的山谷》和《为什么?》都受邀来到了中国演出。包括大导林兆华在内的众多中国戏剧人,都受到彼得·布鲁克的影响和启发。而这位大师的去世,也被认为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彼得·布鲁克

赖声川:他为世界剧场写下新的文法

在接到彼得·布鲁克过世的消息后,华语戏剧界著名导演赖声川发文感慨:“国际剧场界又少了一位大师。”赖声川说,自己心中非常难过,情绪复杂。“虽然我没有直接做过他的学生,但是在我心目中,他一直是我们导演行业里面最值得尊敬的人物。尊敬的是才华,是心胸的开放性,作品的多元性,作品的深度,以及对世界及人类的关怀。”

赖声川回忆,自己从很年轻就看到他作品中的这些特质,也无形中列为自己努力的方向及目标。

“他的导演风格及戏剧形态不断的演变,多年来我看得很过瘾,也很理解:不是他想耍花招,不断改变方式。而是根据不同的题材,他自然想到一些不同的表达方式。于是时间与空间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限制。

“从20几岁开始,以神童的姿态出现在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他在1970年导演的《仲夏夜之梦》,运用马戏团元素以及全白的舞台,让我印象深刻。后来又听说他在伊朗做了一个跨越三天的演出《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观众要跟着行走,长达9个小时。虽然我在创作《如梦之梦》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想到《摩诃婆罗多》。但我确定,因为他做过这件事情在我脑海中留下烙印,起码知道这是一个可以做的事情。”

赖声川还谈及乌镇戏剧节和彼得·布鲁克的缘分。“我们成立乌镇戏剧节,也请布鲁克先生来做荣誉主席,也请了他的两部作品《惊奇山谷》以及《为什么?》先后来乌镇。这都是大师90多岁之后的作品,我看了深为感动,因为他回归到剧场最基本的元素:台上的演员及观众。《为什么?》演出只有三个演员,基本上给一个灯光,三个人就在台上说故事。故事说完了,戏也结束了。这到底是戏剧还是说故事?布鲁克90多岁的作品高明就在这里。他似乎也在教我们,做过这么复杂的,这么长的,这么“浸入式”的戏。弄来弄去,我们能不能静下心来,做出一个最简单的,没有布景,没有投影,没有任何修饰的,只有演员在观众面前的演出?《为什么?》回归到了剧场的本质。我看了受到巨大的启发。事后,透过他的执行导演玛丽·海伦,我还接到他的一封信说:“亲爱的Stan,今天从玛丽·海伦处得知,《为什么?》剧组在乌镇度过的美丽与难忘日子,我感觉和你特别亲近,也在此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从我的心底感谢你,Peter。”

“再会,布鲁克先生!你为世界剧场写下了新的文法,把剧场带到新的境界。我们永远感激。永远缅怀。”

《为什么?》剧照

石俊:他为中国戏剧打开了空间

“我觉得彼得·布鲁克是继阿尔托之后,世界戏剧的又一位导师,他的去世,也是一个时代的落幕。”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副教授石俊是国内最早接触到彼得·布鲁克的戏剧人,多年来一直在上戏讲授“西方现代戏剧导演研究”课程,20多年里,很多人都是通过他的课程了解了彼得·布鲁克。

在石俊看来,彼得·布鲁克是对中国当代戏剧影响最多的几位西方导演之一,除了他还有罗伯特·威尔逊、谢克纳和格洛托夫斯基。而彼得·布鲁克也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他的《空的空间》《敞开的门》以及最近几年翻译出版的自传和访谈录都影响非常深远。

虽然《空的空间》是彼得·布鲁克早期的戏剧随笔,但在上世纪90年代,它带给中国戏剧界的震撼可以说是醍醐灌顶的。因为1980年代开放以后,中国人发现自己的戏剧视野是狭窄的,而且戏剧界一度面临着极大的困顿,当时都觉得戏剧是不是要消亡了。而彼得·布鲁克给了中国戏剧界很大的启发,他让我们抛弃了很多过去的东西。我们过去做戏太负重,因为负重难以前行。他告诉我们,消亡的是僵化的戏剧 要保护的是神圣的戏剧。他打开了中国戏剧的创作空间和观演空间,一定程度上是打开了我们的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