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論高維之美的藝術創造

作者: 葛亮 来源: 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20:41:38

  重意象,更須重抽象

  ——論“高維之美的藝術創造”之五

  呂國英

  本篇概要與點睛

  談藝術語言與基本形態,離不開具象、意象與抽象。本篇言在(具、意、抽)“三象”之內,而意在“三象”之外。此“象”外之“象”,是為象之遠方之象,即為 “靈象”,就是“氣墨靈象”之核心與靈魂概念之。

  人類藝術語言濫觴于具象,無不與自然物象之“映象”相關。老莊“天人合一”哲學思想的建構與一脈相襲,既令成就東方藝術體系之中國成為意象的故鄉,也使意象語言似乎“名正言順”地“統攝”至今,雖時間演進而于宇宙萬物之意象“立象”幾近未變。如此,有極端藝術評論言,傳統意義上的中國繪畫只是一幅畫(意象繪畫),而書寫也只有一幅字(“五體”書法)。

  依藝術哲學論,哲學是藝術的靈魂。哲學的意義在於追問于無極,藝術的本質在於相行于審美,而審美境界的提升承載于哲學認知的演進。如此,拒絕眼見為實、遠離現實物象,是為藝術立象之基本遵循。也如此,遠離“具象”、走出“意象”、超越“抽象”,是藝術立象演進與發展之必然;由時空之象、高維之象,並最終進入靈象之象,才是象的遠方。

  説意象、論抽象,不能少了具象。作為藝術語言與形態,這三種藝術形“象”,是藝術演進、發展的結果,反映藝術創作的不同層面,展示與體現創作主體的審美體驗與精神狀貌。

  那麼,具象何名?抽象何意?意象又何涵呢?

  依藝術形態論,具象之語言,是藝術形象與創作對象基本一致或極為相似的藝術,以客觀世界、自然萬物為表現對象;抽象之語言,是藝術形象幾近偏離或完全偏離表現對象外觀的藝術,既不描繪、表現現實世界的客觀形象,也不反映現實生活;而意象之語言,是藝術形象介於具象、抽象之間,既不像具象藝術表現視覺真實,也不像抽象藝術完全非理性,是藝術家將審美情感、審美理念與客觀物象相融合,並以一定的藝術手段為媒介,所形成的存在於觀念中的藝術形態,此“象”更多地傾向於心理的真實。

  顯而易見,具象藝術之特徵,具有視覺真實性、客觀性,藝術形象的典型性,藝術表現的情節性或敘事性;意象藝術之特徵,具有藝術形象的虛擬性,創作主體把握、體驗意象的直接性和具體性,形成意象的想像性,創造意象的情感性;而抽象藝術之特徵,具有脫離客觀形象、遠離現實生活,是無主題、無邏輯、無故事之藝術,是表現經驗之外的生命感受,並將創新作為惟一性,注重形式更甚于注重內容的藝術。

  概而言之,具象藝術是經驗藝術,也是理性和邏輯的藝術;意象藝術是心象藝術,也是情感與想像的藝術;而抽象藝術是靈魂藝術、思維藝術,也屬高雅藝術。

  依抽象藝術論,抽象作為藝術概念,由西方傳入。抽象又分冷抽象、熱抽象、中間抽象(冷熱之間)與半抽象。冷抽象又稱幾何抽象與理性抽象,熱抽象又稱抒情抽象與感性抽象,中間抽象還稱冷熱抽象與溫抽象,是冷熱(抽象)的綜合,半抽像是一種不完全抽象,屬於帶有具象元素或痕跡的意象藝術。在中國藝術與文論史上,超象與抽象相近,此“超以象外”與“大象無形”之意涵,甚至比抽象更接近於“抽象”,是早期抽象的東方語境。

  正由此,在具、意、抽“三象”中,具象之再現物象與無障礙性審美,成為最常見、最廣泛的創作方式與途徑,而意、抽“兩象”的非現實表現與非經驗性審美,讓其成為藝術形態的別樣“高山”與“大河”,尤其挑戰立志於藝術巨擘的攀登與跨越。

  中國是意象的故鄉,其文化與藝術理念源遠流長,最早可追溯至上古神話時代,已有數千年的歷史。《周易》載言:“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觀物取象”“立象以盡意”;《文心雕龍》有論:“獨具之匠,窺意象而運斤,此蓋馭文之首術,謀篇尤端。”幾千年來,意象已經成為文化,進入思維,既是哲學、美學的,也是藝術、審美的,是為最基本而重要的哲學、美學與文藝範疇。如此,意象之於中國,尤有文化、美學的天然優勢,也為歷代文藝家執著與快意實踐、傚法之。

  西方論及意象者,最早之於康得。康得認為,審美意像是“由想像力所形成的”一種特殊的表像,其實質是“一種暗示超感性境界的示意圖”。表現主義美學的倡導者克羅齊,繼承併發展康得關於審美意象的主體性、超越性、非理性觀點,提出:缺乏意象的情感是盲目的情感,忽略情感的意像是空洞的意象。事實上,西方的表現主義藝術,幾近與東方的意象藝術相一致。